「啊——要來不及了!要是遲到的話不知道玲奈子前輩又會怎麼懲罰我了!卯足全力衝啊!」

一大早就接到前輩臨時回到日本的電話,被要求在時間內到達車站接對方的伊凡斯只能趕緊抓了鑰匙就出門。他跟前輩已經認識很久了,但是前輩總是做任何事情總是臨時做決定的這個特點一點都沒有改變,很多時候也要牽連別人跟著她一起臨時更改原本預定的行程。像是今天,他本來要去市場買材料回家做義大利麵給紅吃的,但是前輩突然的到來說不定也沒有時間讓他去市場採買了。

『喂喂、烏龜啊烏龜先生,世界上沒有走得像你那樣慢的傢伙了。』

在伊凡斯超速狂奔的情況之下,一句歌謠不快不慢的傳進他的耳裡,清晰的聲音讓他感覺這很不尋常,但是情況又不允許他慢下腳步來查探。但下一刻當他眼前的場景變換為一座吊橋的時候,事情就不容他去選擇接下來的發展了。

「玲奈子前輩肯定要長皺紋了。」他要是不能在時間內到達車站前輩就會生氣,生氣就會長皺紋,原因還是在他,所以遭殃的就是他了,唉……

「皺紋的事等等再說,先接受我的試練。」這時在一旁沒聽懂伊凡斯嘴裡說的話意思的女孩緩緩靠近他並說了這麼一句話,身穿和服的女孩只是奇怪眼前這個人怎麼對自己陷入的景況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但不管怎麼樣,讓眼前的孩子接受試練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試練?」不懂對方所說話語的意思,伊凡斯只是滿臉疑惑的看向她,「妳是誰?」

「我是玉,只要你能通過試練就能離開這裡。」

「……雖然不知道妳的用意是什麼,但只要通過試練就對了是吧?說吧,是什麼試練?」雖然不清楚對方的來歷,更不清楚對方這麼做的用意,但對方輕易的就對他吐露名字,儘管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也感覺不出來她有什麼惡意。反正只是個試練,通過就好了。從小到大經歷過的試練不知道有多少,還會害怕這個試練嗎?就算他不知道試練內容也一樣沒什麼好怕的。

「只要你能通過這座橋,就能平安的離開這裡。」

「就這樣?」

「沒錯。」

雖然伊凡斯心裡並不認為事情真的就如玉說得如此簡單,但就眼前所看到的吊橋,從表面上也看不出有什麼異樣,反正走上去就知道了,有什麼狀況再隨機應變吧。這麼想著,伊凡斯便踏出腳步走向吊橋無法看清的另一端。就算橋有點搖晃,雖然不明的狀況讓人不安,但他還是大膽的往前走。身旁的霧漸漸濃厚,慢慢的蓋住眼前的視線,然後再度清晰。

眼前突然清晰的景況讓伊凡斯有點無法反應過來,被鮮血所染紅的落葉,躺在一旁身體漸漸失去溫度的女孩,這一切是那麼清晰又遙遠。遙遠得讓他覺得並不真實,但又清晰得讓他倍感心涼。突然一聲嘶喊的聲音傳來,儘管女孩的鮮血已經渲染整片落葉,但妖怪的狂暴仍舊沒有停歇。那時的他是多麼希望自己就這麼跟著女孩一起死去,但卻又不甘心就這麼死去,至少死前也要替女孩報仇,親手消滅眼前的妖怪。

想要驅動自己的雙手雙腳卻沒有辦法,僵硬的全身使他沒有辦法自如的行動。儘管心中已經下了決定要親手消滅眼前的妖怪,但如今如此窩囊的自己卻讓他無地自容。如果沒有辦法替她報仇的話,又怎麼對得起她呢?如果被她知道他是如此的沒用的話,她又會如何的嘲笑他?不能再讓她擔心了,這次,換他來保護她!

終於能夠控制住自己的雙手,伊凡斯一把扯下別在自己胸前的胸針,狠瞪向眼前張著貪婪雙眼的妖怪。

「我不會……現在的我不會再讓你奪走任何人的生命了!」

當他準備要叫出雪碧的時候眼前的景況再度模糊,然後出現在他眼前的是微笑著的玉。

「恭喜你,通過試驗。」

「……」還沒認清剛才的一切都僅僅只是幻覺的伊凡斯手裡握著封印著雪碧的碧綠色寶石胸針,臉上一貫的輕鬆已經消失無蹤,取代的是無盡的憤怒跟悔恨,「一切都只是幻覺嗎……我還是什麼都沒能做到嗎?」

「你要使用勾玉嗎?」

「什麼勾玉?」

「你身上所擁有的物品,它可以讓你回到過去某個時刻,但你只能在那裡待十分鐘。」

「回到……過去?」

回到過去聽起來很吸引人,但剛才的畫面還歷歷在目,再度經歷一切他還能夠如此冷靜的面對嗎?就算回到過去,他還能夠改變什麼嗎?不、他也改變不了什麼,他依舊什麼都做不到。

「不……不必了。」

「那麼,試練到此結束。」

話語落下,眼前的吊橋跟女孩都消失了。眼前呈現的又是熟悉的現代街道,但伊凡斯的心情跟剛才已經截然不同。再度被打亂的記憶跟心,手中仍然無法抹滅的鮮血,他還能夠擺脫這一切嗎?

「小螢……(ほたるちゃん)」



- 終わり -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