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明有些私事必須去辦,這次任務由我代理派發。」

伊凡斯盯著眼前的雜草、不對,是培恩前輩亮麗到發光的頭髮發愣,導致培恩說些什麼他沒有聽清楚,「啊?」

培恩自抽屜內取出了兩張任務單放在他面前,解釋道:「你先看看這兩份任務的內容,再告訴我你比較有意願做哪一項。」

「還可以選啊……這待遇真不錯呢。」低頭看著兩張任務單,伊凡斯的思緒根本沒有在那上頭。在晴明受傷之後好不容易又有機會見到她,結果有事情去忙了啊……虧他是多麼思念晴明的、嗯咳。

培恩前輩不怎麼說話呢,話語簡潔俐落卻沒有平常會感到隨之而來的冷冰氣息,反倒像是單純不太擅長與人交談而已,稍稍笨拙了些。想起初見前輩的情景,對晴明來說培恩應該是像哥哥一樣的角色吧……

仔細看看任務單上頭的內容。哦?去後山打妖魔跟陪前輩找資料二選一啊?抬眼看向那頭草綠的髮,是個跟前輩打好關係的好機會呢……跟前輩打好關係的話,是不是跟巫女的關係也能好一些啊?

所要找的資料內容大約是些妖魔鬼怪的故事與傳聞,而且盡量要是傳說的起源,似乎是為調查最近妖影數量逐漸增多的原因。似乎有些蹊蹺……

伊凡斯思考到一半培恩抽起了右邊的任務單,眼神帶有歉意:「不好意思,這個本來是我的任務,但國家圖書館實在是太大了,我需要個幫手。」

「幫手?」抽走培恩手中的任務單他笑著說:「這任務我接了。」

跟著培恩前輩來到偌大的國家圖書館,這藏書量可真是不得了。邊跟著培恩邊四處看,伊凡斯想著要看完這些書花一輩子的時間可不可能?不過大概沒有人會把生命全部花在看書上頭吧,至少他沒這個閒功夫,也許應該說他沒這個定力。

培恩前輩停下後並轉身面向伊凡斯,他差點就迎面撞上前輩,還好緊急踩了煞車。對著前輩乾笑幾聲,前輩什麼也沒說只指向幾處並拿張單子交與他,兩人便分開來找尋書籍。

來到離前輩所找尋的區域較遠的書櫃,伊凡斯略看過手中的單子,並不自覺的念出來:「《咒語所含的意義》、《念錯咒語的風險》、《符咒千奇百怪的使用法》……這些書、好像都不太妙吶。」

「《式神的種類與區別》?原來還有分啊……」想著自己有的式神,的確都不是用同一個方法取得的,是師父教了哪個他就恰好拿來用,有了式神之後就忘掉了。看來必須找個時間回去問師父當初是教他什麼方法,不然哪天要是出問題就喊天哭媽也沒用了。

後面的書目伊凡斯是越看汗冒越多,還是趕緊著手找書吧。爬到梯子上從最上層開始找,一層一層找下來,大致上兩三層能找到一本,雖然也有找了整個書櫃也是沒看到半本的情況。國家圖書館真的大得不像話啊……

隨著地面上擺放的書越多,也找得差不多了。伊凡斯抱著高過他頭頂的的書走回培恩所在的地方,將書放到桌上後看著一旁疊得老高的書,看來培恩前輩也找得差不多了。沒看到前輩的人,應該是去別處找書。

看著手中的單子,大概還剩下兩、三本書。眼角餘光瞥見放置在書最上層的封面,《異聞節錄》四個大字下方是張由報紙交疊而成的圖。翻開來看裡頭是一些有點久遠的報紙截圖跟事件解說。

翻到其中一頁開始閱讀,時間是五年前的五月三十一日。

『某個鄰近地區的小村一夜之間滅村,村內屍橫遍野、血跡斑斑,已讓人無法想像這村子原本清純樸質、欣欣向榮的模樣。雖然前去調查的驅魔師有補捉到妖魔的氣息,但是事隔多時卻仍是無法找出妖魔的蹤跡。

依照此妖魔一夜滅村的行徑,驅魔師判定牠一定不久後就會到附近的村鎮再度將威脅逼近人類。不管是西洋還是東洋都有插手這件事,派不少人進駐各村鎮。只是那個妖魔沒有再出現讓人匪夷所思,為了保護人們的安全,教團跟神社在各地都有分布部份的人以應付臨時的狀況。

一時讓人心惶惶的滅村事件在時間久而久之後人們的恐懼消退,笑容恢復而不在整日恐懼。只是威脅還躲在暗處,隨時都會再次將威脅逼近,指望此妖魔不會再度出現。』

默默闔上書將之放回,靠在桌邊望向書櫃的最上層。妖魔究竟奪取多少人的性命?多少人失去親人而痛苦、迷惘?一個村子就這麼……如果這傢伙再次出現,這次肯定會確實消滅牠的,由他親手。

「如何了?」聲音從一旁傳來,培恩前輩什麼時候到身邊的他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只差幾本了。」
「那應該就在這附近了。」
「嗯。」

培恩前輩走向左邊,伊凡斯朝著反方向去,再次搜索起書櫃。沒多久就把剩下的書找著了,當他要將書搬回桌上的時候一本書吸引了他的注意。

《如何打動冰山》

放下手邊的書從書櫃裡抽出那本書,翻開來看。

『以下方法請翻閱詳細內容。
打動冰山的方法一:
製造巧合與其相遇,按其喜好送他禮物。
打動冰山的方法二:
引起他對你的興趣。
做盡所有帥氣、溫柔甚至白痴的行徑,只要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再無厘頭都行。
打動冰山的方法三:
利用他的喜好打進他的內心……』

稍微看過後面的內容,還有打動冰山的行動、打動冰山的表現。

嗯,借了。

與此同時培恩前輩也抱著書走過來,「找齊了?」
「找齊了。不過前輩,這麼多書要怎麼搬回神社?」
「委託館方幫忙運送,先將一部份搬回去吧。」
「嗯。」

著手將桌上的書整理好,取一部份放置一旁等會搬回神社。
「前輩。你有追女孩子的經驗嗎?」
「……怎麼問這個?」
「嗯……想說前輩你也許比較有經驗。」

「說說看。」
「有一個神社的女孩我想接近她,不過老是被拒於千里之外。之前一起住過同一間病房,不過出院後就沒交集了。前輩,這該怎麼辦?」
「你看起來不像會為女孩子煩惱的人。」
「……我是認識不少女性,只是沒遇過像她這樣性格的……」

「怎麼會對她有興趣?」
「……因為她跟我妹妹很像。」
「性格?」
「外表。」

「我恐怕幫不了你。」
「……謝謝前輩願意聽我說。」
「回去神社吧。」
「嗯。」

搬著書回到神社後跟前輩說聲後就離開了。

看著手中的《如何打動冰山》,現在也只能靠你了。伊凡斯如此想。



- 終わり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