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又被裝得滿滿的荷包,伊凡斯開心的將皮夾闔起來往上拋丟幾回。

「這次獲得的酬勞不少吶,劍的品質也不斷在提升,總算是沒辜負師父了。」收起皮包,他看著已經紅了一邊的天空還有被照得紅通通的河面。

記得以前經常和伊莉亞去森林邊上的河旁釣魚,釣到魚之後就現烤來吃,每次都可以看見她吃得油光滿面開心得呵呵笑的模樣。烤魚……多久沒吃了呢?不知道這條河裡有沒有魚可以抓,雖然這邊是郊區附近卻也離市區很近。喜歡收藏刀劍的人喜歡住的地方也很不一樣,不喜歡有人煙的地方,非得要跑到這種倚山傍水的地方。

沒有交通工具的伊凡斯只能靠自己的兩條腿走到這裡來,一大早就從市區跑來快中午才到客人的家門口,又被客人折騰一下午到現在才離開那裡。好不容易才走到郊區跟市區的河交處,但走回去還有一大段距離吶。想到這裡伊凡斯重重的吐出一口氣,將雙手放到後腦杓後面仰頭看著黃昏的天空。

在快走到交界橋時聽到一陣爭吵聲,低頭一看發現是一男一女正在爭執,仔細再看發現是一老頭跟一女子在對話,看來應該不是感情糾紛,可能是女兒離家出走老爸在規勸她回家吧。當他再走近一點發現那個女子是一頭烏黑的頭髮,背影竟然跟他日思夜想的妹妹伊莉亞的背影十分相像。

伊凡斯加快自己的腳步,想要將女子的長相看得更清楚,當那個女子將臉撇向一旁的時候,他終於得見女子的面容。西沉的太陽照射女子的烏黑長髮,她清澈的藍色雙瞳綻放成熟的光采,風吹拂她的長髮,髮絲滑過她的臉龐,形成十分美麗的景象。此外,這個女子的側臉跟伊莉亞也非常相似。

注意到這點的伊凡斯把所有想法都丟到九霄雲外,三步併作兩步的奔向女子所在的那座橋,連繞過橋墩也不要,單手撐著就直接跳到橋上。衝到女子身後就伸手抓住人家的手臂將對方轉過來,當他終於得見對方的長相更是驚喜得不得了。這個女子簡直跟伊莉亞長得太像了,讓他不禁直接脫口叫出妹妹的名字。

「伊莉亞……不是、小姐你……」

「你是誰!放開聿子小姐!」

還沒問出一句完整的話,原本跟女子在談話的男人一掌就劈了過來。伊凡斯趕緊向後退一大步,接著對方又跟進一步。兩人就開始對招,不知道打了多久,對方像是注意到什麼似的,向後退一大步擺出停止的手勢。接著朝附近看了看之後,嘆口氣回頭看向他。原來剛才那位女子已經離開了,跟著注意到這點的伊凡斯將注意力放到眼前,現在只能從眼前這個人身上得到關於她的訊息了。

「小伙子,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伊凡斯.希爾森,千羽神社的道士。」見對方沒有要再出手,他也不避諱的報上自己的姓名,禮貌的向眼前年紀不小的男人表示歉意,「剛才冒犯了。」

「你抓我們家小姐做什麼?難道她是妖魔嗎?」對方的語氣相當不客氣,顯然是對他剛才的舉動非常不滿。聽他話中的意思,剛剛那個女子並不是像他想的那樣是眼前男子的女兒,但就現狀看來兩者之間的關係也匪淺。

「不,只是她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請問可以向您詢問找到她的方法嗎?」急於弄清女子的身分的伊凡斯,雖然保持禮貌性的詢問,但由於剛才的舉動已經冒犯到對方,對方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臉色一變。

「你還想找她?請你不要再接近小姐了。」說完這句話,西裝鼻挺的男人轉身坐上在一旁待命的轎車,轎車發動引擎駛離,只留下他一個人有些失望、垂頭喪氣的在河邊嘆氣。

「唉……真可惜,要是能知道她是誰就好了。要是能跟她交上朋友就好了……」

重複叨唸這句話的伊凡斯,就這樣一步一步的走到深夜才回到家。



- 終わり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