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裡拿著地圖、嘴裡咬著草莓塔、腳下踩著輕鬆的步伐,伊凡斯一派悠閒的走在不是很熟悉的街道上,試著憑自己的力量找到委託人的住家。

紅晌此時趴在他的肩上,一臉昏昏欲睡的模樣讓他不禁會心一笑。剛出門的時候紅還很開心的蹦蹦跳跳,一路上都在陪他看地圖,現在累了想睡卻又硬撐著實在讓他心疼。

「前面再拐兩次彎就到了……」

看著手上的地圖再三確認無誤之後便將地圖收進口袋裡,剛到這個地方來得時候什麼都沒有準備就上街要找商店,結果在這個偌大的城市迷路了,最後可是幾經周折才終於回到家。為了避免上次那樣的情形發生,這一次他出門就帶上地圖,一路上一直在問人這裡是哪裡也不是個辦法,還是自立自強比較好,畢竟未來都會在這個城市裡生活了。

剛拐過一個正準備要拐過第二個彎的時候,伊凡斯看見前面有對男女正在拉扯,女方似乎想要一走了之,但男方似乎不願放棄所以糾纏著,他本想不予裡會直接離開,卻發現那個女子像是他所認識的人。

「請你放手。」

「不就是喝個茶,一起去嘛!不用這麼排斥吧?」

伊凡斯怕是自己眼花看錯了所以沒有直接出聲喊人,反而一步一步慢慢的靠近想要看清楚那個女子的面貌,不過還沒看清楚就一直聽到男子想要強迫對方的話語,這讓他感到十分的不快。對待女子就是應該要溫柔、體貼並尊重對方,像這樣的行為是他所極為不齒的。

走近之後才發現女子的身邊還站了一位式神,這表示這個人有極大的可能是他所認識的人,不過還是不要貿然出聲比較好,伊凡斯決定再靠近一點看清楚之後再做決定,而當他終於看清楚之後才發現這個人真的是他所認識的人而且還滿熟識。

小聿?她怎麼會在這裡?

伊凡斯在認清楚那個女子就是他所認識的穆聿翎,在同時也捕捉到她接近崩潰的臨界情緒,她似乎極力壓抑自己的不快跟保持著平靜的口吻說話。看見男子抓著她的手不讓她離開,伊凡斯一個箭步走過去一把將男子的手給扯了過來,並用威脅的眼神瞪著他。

「她已經清楚的拒絕你了,請你不要再繼續糾纏下去。」

「你、你誰啊?憑什麼替她說話!走開!」

男子用力甩開伊凡斯抓住他的手並將他推開,另一隻手又抓回穆聿翎的手上,「這是我們的事情,輪不到你說話!」

對於男子不聽勸告的行為,伊凡斯感到非常憤怒,他也看見穆聿翎的臉上有著不安跟彆扭。他再次一把扯開男子抓住她的手,並將她護在身後不再讓對方有機會接近她,然後不屑的冷哼一聲說:「沒有資格說話的是你,她是我的女人。」

聽到伊凡斯所說的話男子惱羞成怒便一拳揍了過去還邊大喊:「你以為你說得就算嗎?!」

這時伊凡斯被一拳揍到地上去,坐倒在地上的他用手抹過自己的唇邊,對方手上帶著飾品,這使那一拳增加了不少殺傷力,這時他臉上已經掛上一些色彩。

「希爾森!你怎麼樣?」此時一直沒有說話的穆聿翎開口了,並著急得將他扶起來。

「小聿,我沒事。」為了不讓對方擔心,伊凡斯扯開一個爽朗的笑容,然後又用惡狠狠的視線瞪向那個揍他一拳的人。

「不、不會吧?你們真的認識?」見到眼前的情況男子倒退了幾步,似乎有些不甘心。

「不好意思,先生,我沒有辦法跟你去喝茶。他受傷了,我必須帶他離開。」被伊凡斯稱做『小聿』的穆聿翎對於目前的狀況感到非常氣憤,在對男子說話的時候雖然使用的字詞客氣但在語氣中已經聽不到平靜。

將伊凡斯的一隻手橫跨自己的肩膀撐起對方後穆聿翎便直接轉身走開,沒有給男子做出應對的時間,事實上她也已經不想要跟這個人繼續糾纏下去了。

「算、算了!這次就不跟你計較!不要再讓我遇到!」眼見獵物被別人搶走,男子雖然不甘心但也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兩個轉身離去,最後不免俗的丟下一句話便氣沖沖的走掉。

在發現男子已經離去之後穆聿翎停下腳步轉頭向後方看了看,然後大鬆警戒的大呼一口氣。她這副模樣伊凡斯看在眼裡不禁笑出聲來,這讓對方不解的看向他。

「妳、妳明明很討厭,為什麼不乾脆拒絕呢?」說這句話的同時伊凡斯將手收了回來,並表示自己並不需要人扶。

「我不太會拒絕人……」轉頭看向別的地方穆聿翎撇撇嘴說。

「啊、我剛剛說……剛剛那樣說只是為了讓他知難而退,並沒有想要佔妳便宜的意思。」

「沒關係,我知道。」

「對了,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我……」

當被伊凡斯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穆聿翎似乎感到比拒絕那個人更加難以啟齒,以致於支支吾吾了半天還是沒有吐出半句話,這時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式神終於忍不住開口替自己的主人說話。

『主人是路痴,是迷路到這裡來的。』

伊凡斯看了看一身白色裝束的式神又看了看一臉羞愧的穆聿翎,最後只是展開爽朗的笑容對她說:「那等等我們一起回去吧!我是來這邊找委託人瞭解事情原委跟解決事件,等結束我們就回去。」

穆聿翎看著對方的笑容只是默默的點頭答應並沒有再開口說話,一旁她的式神只是默默的抽了抽嘴角似乎對這件事的發展感到很不可思議。

「委託人的家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我們走吧。」

再他們拐過彎之後就看見一間跟其他住宅很不一樣的屋子,圍牆是用大理石磚砌成,房屋則是用上好的木材搭建,整體顯得十分高級,雖然圍牆是現代化的建築,但裡頭卻是古色古香的宅子。

站在門口按下電鈴之後等沒多久就聽到對答機傳來一道男聲,『誰?』

「我們是隸屬陰陽師公會的陰陽師,是受到委託前來瞭解,可以讓我們進去說話嗎?」

『陰陽師?終於來了嗎?等等,我這就去開門。』

還沒等伊凡斯接話對答機就傳來切斷的聲音,這讓他在對答機的前面呆站了幾秒。

「完全不給人說話的機會……」

伊凡斯苦笑了一下之後就跟穆聿翎站在外頭等門,對方很快就來開門了,只是當門打開之後他們所看到的人更是讓他們大吃一驚,他的想法則是也許他該拒絕這次的委託?

「是你?」「是你們?!」

前來開門的人就是剛才他們遇到的那位男子,委託人的名字相當男性化,該不會眼前這個人就是委託人吧?伊凡斯暗自祈禱不會是他想的這個樣子……

「你不會是大和春樹吧?!」

「我就是大和春樹!你有什麼意見嗎?!倒是你們,真的是陰陽師?!」

「我們有公會徽章可以證明……」

聽到身分被懷疑,穆聿翎趕緊提出有證明這件事。

「算了,隨便,你們先進來吧。」

似乎是不想在大門口多做爭辯,大和手一擺就直接進去了,沒理他們是不是有跟上。跟著他走進去之後經過庭園欣賞完精緻的庭園景觀之後,他們被領到一間和風房間,將他們安置在那邊之後大和找人準備茶點然後才要進入談話。

「如果你們是陰陽師的話應該已經知道委託的內容了吧?」

「知道,但我覺得有必要獲得更詳細的解說,例如娃……」

「不必,只要你們能夠讓娃娃不再進來這裡就好了。如果可以的話,讓它回去該回去的地方,其他的就隨便你們怎麼處理。」

「但我想要知道娃娃來到這裡的動機是什麼!所以……」

「每天僕人會在早上將它丟出去,大概晚間十點到十二點的時候他就會出現在我的房間,所以今天你們就先留下來,房間我會請人替你們準備,時間快到的時候我會請人帶你們到我的房間,在這之前隨便你們要做什麼,如果想要在這裡閒逛也不是不可以,不過請人帶著你們走以免你們闖進什麼不該進去的地方。我還有事情,就先這樣。」

把一長串話一口氣說完之後不給伊凡斯再度開口詢問的機會大和就迅速離開了那間和室,徒留下他們在和室裡看著空蕩蕩的門口。他的眉毛抽了幾下,最後終於按耐不住站起身來想要追上去問個明白,但隨即又被穆聿翎給攔了下來。

「沒用的,如果他不想說你再怎麼問都問不出來。」

「可惡……那傢伙根本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如果沒有辦法瞭解娃娃的動機,成功淨化的機率就會大大降低,到時候只能進行消滅了嗎……?」

聽到伊凡斯所說的話穆聿翎也沉默了,雖然直接消滅是個乾脆俐落的做法,但如果可以選擇淨化的話當然淨化才是最好的選擇。當然也有陰陽師並不這麼認為,直接果斷的選擇進行消滅。但是經過上一次目睹娃娃被消滅的視覺衝擊,她還是覺得如果能淨化的話是再好不過了。

對伊凡斯來說『淨化』不在他的優先選擇範圍,那是在不得已之下最後他才會選擇的手段。畢竟娃娃們只是擁有一個意念,不一定對主人帶有什麼惡意。難道想要陪伴在主人身邊,只能是個錯誤嗎?他不這麼認為,它們應該擁有一個可以重新來過的機會。

但是那個傢伙就這麼輕易的剝奪了它們再次重生的機會,難道對他們來說那些娃娃就這麼不值一提嗎?說到底,娃娃的主人到底是誰?為什麼他會對這個地方如此的眷戀?還有,剛剛大和說去他的房間?難道娃娃的主人就是他嗎?

可是大和是個男人……是個已經成年的男子。就算他還是個孩子,那個娃娃也不像是他會擁有的物品。那是女兒節在日本家家戶戶都會供奉的人偶,日本的傳統娃娃——有著黑髮、穿著和服、皮膚白皙。這是伊凡斯在委託人送來的照片裡看見的模樣,十分美麗的娃娃卻淪落到被丟棄的命運。

就在伊凡斯還在不斷猜測的情況之下,時間不留情面的流逝而去,娃娃到來的時間就快要到了。大和派來的人通知並帶著他們前往大和的房間,當他們到達的時候大和正眼神空洞的看著外面的月亮根本不知道房間裡面已經多了兩個人。

話說回來,這個房間還真是大啊!足足有我的房間三倍啊!不、也許跟整個家一樣大也說不定?伊凡斯驚訝的環視整個房間在裡頭轉了好幾圈,跟他驚訝的反應比起來穆聿翎的反應倒是顯得平淡很多,像是已經對這樣的情況習以為常。

這個房間讓他們頭痛的是,究竟娃娃會從哪裡出現這根本是無從得知,這麼大的守備範圍究竟該怎麼辦?也不知道娃娃是否會對人類採取什麼偏激的行為,雖然場地大點是比較好行動,但是卻也不一定就是個優勢。

『伊凡……?』

整整睡了一個下午的紅這時候轉醒過來,用著迷糊的口吻叫了聲伊凡斯。

「妳醒啦?要不要再多睡一下?」伊凡斯說話的同時伸手摸了摸紅的頭,身體嬌小的她就比主人的拇指再大一些而已。雖然讓她跟著來,但他並不打算讓紅插手任務的事情,因為紅是他所寵溺的式神並不是拿來使喚的。

『都睡了一個下午還打算繼續睡嗎?你是有多寵她啊?』程程看見伊凡斯跟紅的互動之後說了這一句話,在她的想法裡式神對主人來說就必須是個有用的存在,不管是幫忙還是照顧甚至是保護,而不是像這樣僅僅是受到主人的保護。如果式神無法成為對主人來說有用的存在,那式神的存在還是必要的嗎?所簽訂下的契約又該擱在何處?

「紅是我的式神也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她受傷。只是……讓她一個人待在家太可憐了,我也不想叫她回去,所以還是把她帶來了。紅,等一下如果有狀況自己要小心,不用擔心我,保護好自己。」伊凡斯對著程程解釋了自己的立場,但說到最後就轉變為對紅寵溺的話語。

伊凡斯所說的話讓程程對紅感到更加的不滿,這式神到底是怎麼當的啊?!不過看伊凡斯對紅的態度,就跟以往穆聿翎對她體內的另一個靈魂一樣,寵溺。不過主人對阿程還多了一種依賴以及信任,所以伊凡斯的寵溺未免也太過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等一下的戰鬥不會讓她參與?』程程的話語中帶了些許挑釁,對紅的不屑跟鄙視非常明顯的表露了出來。

「有我就夠了,不需要紅的幫忙。」

『是不需要還是幫不上忙?』

「從剛才開始你就在自言自語什麼啊?」

一人一式神的對話在中途就被打斷了,說話的人是大和。雖然他們進來的時候大和處於神遊的狀態,但是在不久之後就被伊凡斯的『自言自語』給吵回神了。對於他的奇怪行為大和覺得十分奇怪,對於普通人來說是不會知道他是在跟式神說話,便只把他當作是個奇怪的傢伙。

「我……」對於大和提問伊凡斯顯然不知道該作何解釋。

「妳確定要跟這樣的傢伙在一起嗎?」沒等伊凡斯想出個說詞,大和就將話鋒轉向穆聿翎。

「來了。」沒有回應大和的話,穆聿翎的視線定在窗邊,因為娃娃已經依照時間來到這裡了。

聽到穆聿翎所說的話大和隨即轉身面向在他身後的窗戶,當然就看到娃娃就站在窗戶的邊緣,雖然娃娃不應該會笑,但是它臉上的表情讓他感覺到娃娃正在詭異的笑著,頓時之間他背後的寒毛全都豎立起來。靠窗邊最近的就是大和,在他看見娃娃之後馬上就退後了好幾步。

「妳為什麼還要來?妳為什麼要不斷的出現在這裡!?」

大和臉上的表情轉為恐懼還有不安,在他撞上了另一面的牆壁之後才停下了退後的腳步。他不停的搖頭,嘴裡不停的喃念著同樣一句話,似乎對娃娃的出現感到十分的恐懼也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但這明明已經發生過不只一次,難道如今他並不住在這個房間裡嗎?

「妳為什麼要來到這裡?妳有什麼目的?有什麼牽掛的人在這裡嗎?」

詢問出這一長串問題的人是伊凡斯,在大和不斷後退的同時娃娃也以十分僵硬且緩慢的步伐一點一點的靠近他,期間並沒有向穆聿翎或是伊凡斯看過去,只是直直的往前走,眼神似乎看著大和一點也沒有移開。但儘管如此兩個人都沒有出手,只是漠然的看著娃娃不斷的靠近大和。當娃娃越靠近他,大和的理智就越來越薄弱好像隨時都會瓦解、崩潰。

「你們快點出手啊!」大和歇斯底里的喊叫著,但儘管如此也沒有任何人進來這個房間。在時間快到之前大和除了派人去請他們兩人過來之外還讓其他人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進來,雖然也有人擔心他的安危,不過他僅僅只是以『有陰陽師在,不必擔心。』這一句話打發了那些人,不過現在換成是他要擔心自己的安危了。他實在是不懂為什麼娃娃出現了這麼久,他們兩個卻一點動作都沒有,不過這些疑問在娃娃走到離他三公尺遠的地方時就解除了。

娃娃走到那裡之後就一動也不動了,只是站在那裡注視著大和。這個時候他仔細一看才發現娃娃的腳下被畫了一個五茫的圖騰,而伊凡斯在一旁也微笑著說:「這下妳跑不掉了。」伊凡斯在剛進來的時候除了四處看看之外也順便在一些地方提前畫上圖騰以方便制約娃娃的行動,本來還必須以其他的手段逼娃娃站在圖騰中央,卻沒想到大和幫了他一個大忙,他什麼都不用作就讓娃娃自己走到圖騰的中央。

而穆聿翎也同樣沒有動作也是因為看穿伊凡斯已經做了手腳,在娃娃行走的同時她也拿起符咒低聲詠唱符文預備隨時可以動手。在娃娃被制約的那一刻她便發動了符咒,讓數條樹藤將娃娃一層一層的綑綁起來無法再動作。雖然伊凡斯的術法已經足夠但為了以防萬一她還是出手多加了一層束縛,可當樹藤緊緊纏繞住娃娃,穆聿翎也因此可以感應到娃娃的心聲。

『為什麼……要讓我到那種地方?為什麼我不能夠繼續待在這個家裡?就算理子不在了,也有小樹可以陪伴我的不是嗎?為什麼……最後你還是拋棄我了呢?難道,我已經不可以待在你的身邊了嗎?小樹……』

「為什麼……你要拋棄她呢?」娃娃無法說出口的心聲,穆聿翎便代替她說出口了。

「我、我不是故意要拋棄她!但我也已經沒有理由繼續留著她,我已經長大了!要是被別人知道我長這麼大還留著這個娃娃那還不知道會被說什麼閒話!而且……只要看著她我就會想起理子啊!我那個沒有機會過完十八歲生日的妹妹,她已經死了啊!為什麼、為什麼妳還要繼續糾纏我?拜託妳放過我!」

『我真的、真的不能夠再留在小樹的身邊嗎?』

「難道你就不考慮把她留在身邊嗎?!」感受到娃娃悲傷的心情,穆聿翎覺得有些氣憤,如果大和將娃娃留下不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嗎?!

「我……如果讓她去陪伴其他人,不是比留在我身邊更好嗎?」聽到穆聿翎所說的話,大和的態度也軟化了,終於說出他一直沒有說出口的心裡話。

對於大和而言,留著娃娃再身邊不僅會增加他自己的痛苦對娃娃來說也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就算他把娃娃留下來了也不可能讓娃娃陪伴他了。所以,對娃娃來說,另尋去處會是個更好的選擇。只要能讓它放棄留在大和身邊的這個想法……

「去其他人身邊吧!」這個時候伊凡斯開口了,對著娃娃喊話,「有更多的人需要陪伴,大和先生已經不需要陪伴了,如果有其他人能得到妳的陪伴,大和先生也會開心的。我們會為你找到新的主人,跟我們走吧,好嗎?」

『但要是再被丟掉的話呢?』

一聽到這句話穆聿翎就明白了,也許不是娃娃並不想去陪伴其他的人,而是它在害怕會不斷的被丟棄。它只是想要好好的陪在一個人的身邊,為什麼就如此的困難呢?

「不會的,我們都會幫妳,跟我們走吧。」對著娃娃說出安慰的話語,穆聿翎對著它溫柔的一笑。

似乎是感覺到穆聿翎的和善,娃娃被他們的話語給說服了。

『那我……就信任你們一次,我也想再好好的陪伴另一個人。』

「希爾森,淨化。」收到娃娃的信任之後,穆聿翎微微一笑,正在施符咒的她沒有辦法分心再用另外一個術法,只好請伊凡斯進行淨化。

「好!」收到指令伊凡斯隨即用手在空中畫出一個五茫星的圖騰,「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五茫星朝著娃娃而去,在碰觸到娃娃之後,它渾身散發出一種黑氣然後漸漸的淡化到消失。

「淨化完成。」

看到淨化完成之後穆聿翎也收回了符咒,一旁大和只是有些安慰的露出笑容。

大和走向前抱起娃娃走到穆聿翎的面前,「謝謝妳,它,就拜託了。」

「我們會替她找到新的主人,請你放心。」

「嗯,那找到之後就跟我去約會吧!」

「……」

「啊——!我們快回去吧,小聿!」




- 終わり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