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拿著咬了一口的飯團,另一手拿著熱茶。伊凡斯看著眼前正互相噓寒問暖的女陰陽師們,嘴邊揚起不明的笑容,完全忽視掉一旁正盯著他看的兩位男士。

「一直拿著茶杯,不燙手嗎?」一旁的水樹忍不住開口問。
「嗯?不會呀,我倒是覺得眼睛快燒起來了。」沒有看向水樹,伊凡斯繼續看著圍在一起的女生們。
「你都看多久了,不累嗎?」拿過伊凡斯手中早就已經空了的茶杯,水川重新添上熱茶再塞回他手中。
「哪會,看著美麗得閃閃發光的女孩子在面前疲勞早就飛到九霄雲外了。」放下手中又變得燙手的茶杯,對水川說完之後又繼續看女孩子。

「你飯團都快硬掉了,快吃掉吧。」看一眼伊凡斯手中許久沒有動的飯團,水川好意提醒說。
「哦!這是夏實小姐的愛心呢,不能浪費。」突然被點醒的伊凡斯將飯團湊到嘴邊,邊吃飯團邊配茶喝。
「伊凡斯先生很喜歡女孩子嗎?」不是很能瞭解箇中樂趣的水樹順著伊凡斯的視線看過去又看回來。
「叫我伊凡斯就好,水樹不喜歡女孩子嗎?」收回視線,伊凡斯看向聽到問題愣住的水樹。

「咦?這、這個……」將問題會錯意的水樹臉紅了一片不知所措的左看看右看看。
「啊、難道水樹喜歡的是……」掛上不懷好意的笑,伊凡斯吞下最後一口飯團後將臉湊向水樹。
「诶、诶——?!」突然明白伊凡斯意思的水樹,臉刷一下的變白,想解釋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別逗水樹了,伊凡斯他就是這樣一個人,你別介意。」像個家長一樣安撫水樹,水川端上一些甜點遞給水樹。

「嘿嘿、抱歉抱歉。」對著水樹吐舌頭,伊凡斯俏皮的道歉。
「沒關係……」揮去一臉冷汗,水樹鬆一口氣說。
「伊凡斯將這個端過去吧,看你很想融入他們的樣子。」水川將剛出爐的麵包推給伊凡斯。
「沒問題,交給我。」單手拿起盤子,伊凡斯表現出一副服務生的架式。

「來囉、來囉,剛出爐的水川特製愛心麵包哦!」拿著盤子空轉一圈才將盤子放到女生所待的暖桌上。
「謝謝——」千火第一個拿起溫熱的麵包。
「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跟著拿起麵包,霜花一口咬下去。
「這個麵包真的很好吃耶!」類花咬著麵包大呼一聲。
「很好吃。」璃姬下結論之後繼續吃著。
「伊凡斯也吃一個吧。」怜奈拿起一個麵包遞給伊凡斯。
「謝謝。」身邊開出一朵一朵的花,伊凡斯心花怒放的笑著接過麵包。

「我去廚房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幫忙的。」吃完麵包的夏實起身走向廚房。
看向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穆聿翎,伊凡斯將臉湊過去問:「小聿,好吃嗎?」
「……嗯。」被伊凡斯突然的舉動給嚇到往後退一段距離,穆聿翎有些緊張的看著他。
「別緊張、別緊張,我是怕水川的手藝出錯啦,哈哈。」將手放到腦後,伊凡斯傻里傻氣的笑笑。
「誰的手藝出錯?」水川從後面把一盤佳餚端到暖桌上,順便用力的拍了伊凡斯的肩膀一下。

「呵、呵呵,你什麼都沒聽到,水川。」拍拍水川的手,伊凡斯敷衍的笑笑。
「你確定嗎?」挑眉看著嘻皮笑臉的伊凡斯,說不定等一下水川就一拳揍下去。
「村長來了!」此時水樹一喊,眾人就看向門口正在撥肩上殘留的雪的村長。
「大家快坐下來聽村長說話!」大呼一聲伊凡斯藉此擺脫掉水川的殘害。

「咳、咳,事情是這樣的。近幾日暴風雪不斷,村子也不斷的受到雪怪的攻擊,有些村民到村外去撿柴也受困在雪中,我想這些事情都是因為西山的雪女發怒所引起的。」喝一口茶後村長繼續說:「老夫希望各位年輕的陰陽師能夠幫助村子脫離這樣的困境,這是村民在撿柴的時候撿到的東西,我們猜想這是屬於雪女的,不知道各位陰陽師們能不能看出什麼?」遞出一個鏡子碎片,所有人看著那片鏡子不明所以。

伊凡斯拿起那片碎片看看,只是一塊普通的鏡子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您怎麼會認為這是雪女的東西呢?」才一說完他就感覺到有些畫面在腦海中浮現,是一個男人在湖邊釣魚女人在一旁快樂生火的畫面。

「這下你知道了吧。」見伊凡斯的表情產生變化,村長笑了笑說。
「你感覺到什麼了嗎?」坐在伊凡斯對面的霜花問起,看著他手中的鏡子,她也不懂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我看看。」一旁的類花搶走伊凡斯手中的碎片,然後也變了變神色,「給你。」將碎片丟給在一旁的夏實,類花摸摸鼻子一副沒事樣。
「這是……記憶?」摸著桌上的碎片,夏實感受到那些畫面後說。
「是雪女的記憶。」一邊的璃姬直接下定論。

「這原本應該是一個完整的鏡子。」千火看著碎片一副思考的模樣。
「所以是因為鏡子被打碎了雪女才生氣的嗎?」怜奈好奇的看著碎片推斷。
「雪女也未免太小氣了吧,只是一面鏡子啊。」伊凡斯這麼一說所有人立刻看向他,「我說錯什麼了嗎?」
「即便是再不起眼的東西,對某些人來說也可能是很珍貴的。」坐在伊凡斯另一邊的穆聿翎捧著茶如此說。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呢?」水樹將問題導回正軌。

「這僅僅只是鏡子的其中一個碎片,將所有碎片找回來還給雪女應該可以平息她的怒火吧?」水川提議。
「好辦法!水川。」伊凡斯跟著放馬後砲。
「僅僅只是將碎片還給她也不一定能平息她的怒火。」璃姬提出論點。
「找齊碎片之後要怎麼還給雪女呢?」霜花問。

「只要將東西投入西山旁的鏡湖就算是把東西還給西山的雪女了。」村長聽到他們的問題後說,「村子都這這樣將東西獻給雪女的。也有人說在湖中投入鮮花可以祈求愛情順利呢,村裡的女孩很多都去試過,呵呵呵。」說完村長和藹的笑了笑。

「只能試試了。」穆聿翎喝口茶後又說,「在一大片雪裡找這樣的碎片可不是簡單的事情。」
「大家分頭找,一定可以更快找到的。」怜奈雙手一合說出鼓舞人心的話語。
「但是並不知道全部有多少碎片啊?」水樹說。
「大家分頭找,盡量找看看找到一片是一片,如果真的找不到也不要勉強,天黑之前一定要回到村子。」伊凡斯提供建議,所有人聽到之後也都覺得方法可行的點點頭。

「但是必須要有人留守村子,還有雪怪會攻擊村子。」千火說。
「那就一些人留在村子,一些人出去找碎片吧!」類花提議。
「出去找碎片的人順便看看有沒有受困的村民,幫助他們脫困。」夏實補充道。
「那誰要留守誰要去找碎片?」水樹停頓了一下又說:「我想留下來。」

「這樣吧,要去找碎片的人舉手。」村長如此提議並當起會議主席。霜花、類花、夏實、聿翎、水川紛紛舉起手,村長示意他們放下手後說,「其他人是決定要留守村子了?」剩下的水樹、璃姬、怜奈跟伊凡斯點點頭,村長確認之後又說,「那就如此決定了,明天早上再出發吧,現在天色也不早了。」

「我去準備晚餐。」會議結束之後水川率先起身。
「我來幫忙。」夏實跟著水川去廚房準備晚餐了。

村長跟他們道別之後就離開給他們居住的地方,女生們繼續圍在暖桌內閒話家常,伊凡斯跟水樹就回到廚房外的餐桌上幫忙水川揀菜。不久後美食上桌,沒多久就一掃而空,滿足口腹的眾人就去洗澡睡覺了。隔天一早又吃了水川跟夏實所準備的早餐之後,一人一個飯團準備出發前去尋找雪女的鏡子碎片。

「大家要小心哦。」怜奈有些擔心的看著要出外的公會夥伴。
「不要著涼了。」水樹也面露擔心的叮嚀。
「天黑之前一定要回來哦!」千火也擔心的提醒。
「加油哦。」只有伊凡斯一臉歡樂的替其他人送行。

「村子就交給你們了。」水川拉拉衣領,拎著棍子先走了。
「你們也要小心哦。」霜花笑著揮手後也跟著走了。
「你們也注意保暖。」揮揮手夏實也趕緊離開。
「就交給類花了,走囉!」說完類花就快速的跑走了。
「……」見其他人都各說一句才離開,本來想要說些什麼的穆聿翎最後也只說了,「走了。」

等村外組的背影看不見之後,伊凡斯回頭向其他人說:「各位,我有個提議。」
當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伊凡斯身上他才又說:「村外組他們一人負責一個方向,我們也這麼做吧。村子的東西南北各一個人負責把守,怎麼樣?」
「但是我們總共有五個人,一個人負責一方還有一個人呢?」千火歪著頭詢問伊凡斯。
「另一個人就負責不斷的巡視村內跟村子周圍的情況吧,這個工作就由我負責。」

伊凡斯說完之後眾人紛紛同意他所說的話,接著各自選擇一個方向後就分散行動了。負責村口的是水樹,等其他人離開後伊凡斯就從村口開始巡視著村子周圍,在村口走過來又走過去的,水樹的視線跟著他移動,最後終於忍不住問:「伊凡斯先生,你在找什麼嗎?」

「我想說村子附近會不會也有鏡子碎片。」此時蹲在某根柱子旁邊的伊凡斯正在挖雪。
「呃……找碎片的任務不是交給水川先生他們了?」
「但是他們是到更遠的地方找,說不定村子周圍也有。」沒有發現什麼的伊凡斯站起來拍掉手中的雪,又打算另外找一個地方繼續挖。
「這樣找應該找不到吧……」只是隨便找個地方挖的話,除非太過幸運不然不太可能挖得到吧。

「嗯……好像也是。」抓了一把雪之後伊凡斯盯著雪又說,「能夠透過碎片感受到雪女的記憶,那上面應該殘留不少雪女的能量吧。」說完他立刻站起來就往別的方向跑,「我去別的地方巡看看,這邊交給你了水樹!」
「啊、好的。」愣愣的朝已經不見人影的伊凡斯揮手,水樹摸不著頭緒的看著不停被暴風雪侵襲的村莊。

繞著村子外圍走,伊凡斯搔搔頭憑著感覺試著找到鏡子的碎片,但因為感知能力太差,所以總是徒勞無功。想著也許碎片可能就在某個角落被他給忽略掉,他就惱自己怎麼不多訓練感知這一塊,明明媽媽跟玲奈子前輩都告誡過他這很重要的。凡事總是靠感覺的伊凡斯此時陷入一種自我厭惡當中,如果找不到鏡子的話他也只能安慰自己村子附近根本就沒有,好好保護村子不被雪怪襲擊就是了。

「嗚啊啊啊啊——!!」

尖叫聲傳進伊凡斯耳朵,看看四周只有暴風雪不斷的摧殘著村子,並沒有看見任何人影。村子裡的人明明告訴過他們沒事不要出來走動的,尖叫聲是從哪裡傳來的?往村子中心走去,伊凡斯試圖從暴風雪中看清楚是不是有人在走動。

「救、救命啊——!」

終於分辨出聲音來源方向的伊凡斯立即轉身往村子外面奔去,難道是村民在附近遭到雪怪攻擊遇難了?!努力加快腳步的伊凡斯向著不斷接近的聲音源頭前去,求救聲跟慘叫聲不絕於耳,當他終於爬過一個小雪山時終於看清楚是誰在求救。一名中年大叔趴在雪地裡躲過雪怪的攻擊,不時傳出慘叫聲。

『我說大叔,你也一把年紀了不要像個小姑娘一樣慘叫啊!』這麼想著伊凡斯伸出手朝身前空劃一個五茫星咒的圖騰,「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完成之後就將五茫星咒丟向雪怪。記得玲奈子前輩說過,五茫星咒雖然是一種基本的咒術,但卻是威力很強大而且很好用的咒術。凡是要攻擊或是加強結界甚至是召喚式神都可以用,學一個可以抵好幾個,這可是伊凡斯學的第一個咒術,也是他用的最好的唯一一個。

看著其中一個雪怪被五茫星咒給解決掉,伊凡斯開心的歡呼一聲。但是其他雪怪馬上就把注意力轉移到伊凡斯身上,五芒星咒好用歸好用,缺點是一次只能用一個,一次也只能對付一個。面臨要被雪怪圍毆的伊凡斯只好對著雪怪呵呵傻笑,接著雪怪就捨棄大叔朝伊凡斯衝過去。

「诶——?!」面對著陣勢強大的雪怪群,伊凡斯根本就沒有地方可以逃。慌亂之餘他才想起可以叫出自己的配劍——血碧劍,簡稱雪碧。扯下別在胸前的碧綠色寶石胸針,拿在手中平舉在身前,他開始唸,「血封之劍——血碧,聽從吾的召喚,供吾所使!」接著用另一隻手在胸針上頭劃一個五芒星咒,「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寶石發出陰氣森森的綠色光芒,「破除封印!」除了五芒星咒之外他就只有叫出雪碧的這句咒語比較熟而已,黔驢技窮的伊凡斯握住好不容易叫出來的雪碧,雪怪已經在他的眼前。

「吃我一劍!」朝雪怪橫掃一劍,雪怪瞬間被他解決掉一排。但是消滅一排還有好幾排,伊凡斯懷疑這些雪怪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目前為止都藏在哪裡啊!不停的揮動手中的雪碧,他一排接著一排的消滅雪怪,但雪怪還是不停的蜂擁而來。揮劍揮到累的伊凡斯最後在心中下了決定之後就壓低身體為中心,用腳在雪地上劃了一個半圓,藉這個離心力使出半月斬一次消滅掉幾排雪怪。

雪怪沒有立刻再度湧上來,伊凡斯趁此機會用劍在空中劃一個五芒星咒,「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然後劍一揮五芒星咒就一次消滅掉所有的雪怪,見眼前再沒有雪怪出現,鬆一口氣的伊凡斯拿著劍跑向還趴在地上哀嚎的大叔。

「大叔、大叔,沒事了。」伊凡斯拍拍大叔的肩膀,對方顫了一下緩緩回過頭接著一屁股跌坐雪地上看著他。
「你、你是誰啊?該、該不會是雪、雪男吧?」大叔邊發抖邊指著他說。
「哈?」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眼前的大叔,伊凡斯搔搔頭說:「雪男?有這種存在嗎?」他對大叔伸出手,「我是伊凡斯.希爾森,陰陽師公會的陰陽師,這次是來協助解決雪女的事件的。」
「你……」大叔懷疑的上上下下看看伊凡斯,「真的不是雪男……?」

「大叔你腦袋應該沒有被凍壞吧?」
「什!小子,胡說什麼!」終於認清伊凡斯是個人的大叔,惱怒的站起身用高過他一個頭的高大身材俯視他。
「沒、我什麼都沒說,我們趕快回村子吧,等等雪怪又打過來我可沒剩餘的靈力可以對付他們了,剛剛那一招已經吃掉我大部分的靈力了。」懶得再跟大叔廢話,伊凡斯趕緊轉移重點。
「靈力?你小子就是想要趕快逃回村子吧,哼,快走。」用鼻子哼伊凡斯一臉熱氣,又一把將他轉過身往前推。

「诶?等等!」在轉身的那一瞬間伊凡斯好像看到什麼閃閃發亮的東西,撥開大叔的手他繞到大叔的背後查看,發現一塊鏡子碎片被半埋在雪裡。伸手撿起那塊碎片,撥掉上面的殘雪,他欣喜的看來看去。
「那東西啊有妖氣!肯定是那妖女的東西,別碰它。」指著碎片說完,大叔就要一把拍掉伊凡斯手中的碎片。
「等等、大叔,這可是很重要的東西,這場暴風雪就是因為這個東西才吹不停的,得趕快把這東西丟進鏡湖還給雪女才行。」閃過大叔的大掌,伊凡斯將碎片藏到背後說。

「呿,你們陰陽師還真多名堂,鏡湖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而已。走走走。」再次推伊凡斯一把,他幾乎是被大叔一路給推到鏡湖邊的。
「碎片還給妳,請妳息怒,雪女大人。」這麼說著,伊凡斯將碎片丟進湖裡。
「好了吧,快走。」伊凡斯完事之後大叔就急著要把他拖走。

「诶——等等、等等,湖面上好像飄著一朵花,我聽村長說要祈求感情順利的話可以向湖裡丟花,這花該不會是大叔你丟的吧?」看著大叔的臉一陣紅一陣青的,伊凡斯一臉賊笑說。
「你、你你你可不要說出去啊!」
「好!我肯定不說出去,但大叔你可別再推我了。」說著伊凡斯就先走一步回村子了。
「混小子。」

回到村子之後伊凡斯發現大叔的手臂上有許多被樹枝給劃傷的痕跡,拉著大叔回到陰陽師們暫時居住的屋子內跟其他戶人家借了醫藥箱幫大叔上藥。借給他醫藥箱的美麗大姐姐也在一旁看著他們擦藥,不知道為什麼大叔的臉一直紅得像隻熟螃蟹一樣,說話還不停支支吾吾的。擦完藥後將醫藥箱還給那位大姐姐,伊凡斯向對方頻頻道謝。

「這只是小事情,不用說謝謝的,何況這也是用在村民的身上。」擁有一頭美麗長髮的大姐姐如此說。
「不管怎麼樣謝謝是不可以不說的,謝謝妳了。」伊凡斯露出一臉陽光燦爛的笑容道謝。
「好了、好了,你小子不要一直糾纏小、小璐小姐了。」大叔將伊凡斯拉開大姐姐的身邊,一臉紅地說。
「大吾先生要好好休養身體,那我就先回去了。」向兩人道別之後,名叫小璐的大姐姐就回去了。
「掰、掰掰……」名叫大吾的大叔則是一臉不捨的看著人家的背影到消失。

「原來那就是大叔的心.上.人啊?」用手肘頂大叔一下,伊凡斯用著極為曖昧的語調說著。
「你、你別胡說!」
「哎呀,這麼明顯大叔就別裝了,早點告白吧,不然被人搶了先機可就來不及了。」
「你——!」
「好啦,我回去巡守村子了,掰.掰!」說完伊凡斯就用極快的速度跑到不見人影。

跑到水樹駐守的村口,伊凡斯正好看見他正在努力阻止雪怪進入村子。趕緊過去幫忙驅趕雪怪,水樹看到他像是看到救星般,看起來眼淚都快飆出來了,「伊凡斯先生——!」
「別先生了,怎麼不放結界啊!」一劍一隻砍掉源源不斷的雪怪,伊凡斯一邊問水樹。
「沒、沒時間放啊……你剛走雪怪就來了……」

「那你都在這擋多長時間了?!你來擋,我來設結界。」砍下最後一劍,伊凡斯馬上到一邊在雪地上畫起結界圖騰,畫完之後又是一串的,「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圖騰發出一陣紅光之後立刻在村口附近建起一道結界牆,雪怪就暫時無法進來村子。

「休息一下吧,水樹。」
「謝謝了,伊凡斯先生。」
「免謝免謝。」

站在村口看著雪怪不停的撞擊結界牆,伊凡斯想著什麼時候村外組才會回來。想起剛才接觸碎片的時候,腦海中又浮現關於雪女的記憶,一個女人抱著鏡子不斷哭泣的身影讓人憐惜,可惜伊凡斯不會是那個憐惜她的男人。想起先前穆聿翎曾說過的話,『即便是再不起眼的東西,對某些人來說也可能是很珍貴的。』伊凡斯想,其實珍貴的並不是那樣東西,是那樣東西裡所富涵的回憶跟意義吧。

希望雪女的鏡子不要再被人奪走了。



- 終わり -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