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瑩剔透的露珠沿著荷葉沿滑進玻璃瓶中,伊凡斯心情愉悅的搖著瓶子。

露水透過玻璃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著,滿意的蓋上蓋子收進包裡。踏開步伐往上遊走去,經過幾天前雨水的沖刷後,這時的河水十分清澈。尋塊較大的石頭就一屁股坐下,拿出瓶子繼續把玩著。

——『早晨的荷露是最純淨的,擁有最無暇的能量。』

那是前陣子在圖書館的書上看到的,應該不是唬人的。第一次召喚式神可不希望招來什麼邪里邪氣的東西,免得式神還沒得到就要先除妖了。伊凡斯相信書裡說的是真的,畢竟這清澈的露水光是看著就讓人心曠神怡,更別提拿來泡茶、做飯肯定是頂級的滋味。可惜,這次他收集這麼多荷露可不是要拿來泡茶的,是要拿這個當作召喚物。

該辦正事了!

站起來面向太陽與河流,河水閃耀著光芒,周圍的森林樹木鬱鬱蔥蔥的,這是一個集合自然之氣的地方。滿意的高舉裝著荷露的玻璃瓶,他閉上眼口裡開始喃唸起召喚咒。

「在遙之彼方的汝,憑藉荷露之能量,回應吾之呼喚,現身此處!」

語落晌久,四周始終沒有動靜,沒有張開眼的伊凡斯也有些不耐煩了。難道召喚沒有成功嗎?咒語有錯?不、沒有錯,咒語沒有錯的話召喚不會失敗的。難道是荷露的量還不夠多?還不足以吸引妖怪回應召喚嗎?

認為是荷露不夠多的伊凡斯睜開雙眼後,認命的拿起玻璃瓶打算再儲幾天的露水再來進行召喚。若是還不行在考慮尋找其他的召喚物吧!轉過身,準備跳下石頭的他不知道踩到什麼東西,向後一滑摔進河裡,噗通!

「噗、呸呸!咳、都吃進水了,難道前幾天的雨還沒乾完全嗎?」伸手抹掉臉上的水,伊凡斯朝四周看是否有東西可以抓住輔助上岸。但卻在環視到一半的時候發現陽光底下有一個黑影正在顫動著,提起警覺心瞇起眼睛朝那看,漸漸的輪廓慢慢清晰起來。

『嘻、嘻嘻……』

有笑聲?

「是誰?!誰在……唔!」

還沒將話說完就有一團濕濕稠稠的東西貼到臉上進到嘴裡,嚐起來苦苦澀澀的絕對不是可以吃的食物味道。趕緊將嘴裡的怪東西呸掉,伊凡斯開始朝空亂抓試圖抓到惡作劇的元兇,一邊將臉上的殘餘物抹掉,抹下一看竟然是紅色的液體,竟然是顏料!

『嘻嘻嘻……』

「到底是誰在那裡?!不要偷偷摸摸的惡作劇!給我看你的真面目!」

伊凡斯剛喊完,一個小小的身影便出現在他的眼前。一身翠綠色的短和服,手拿一支小油紙傘轉呀轉。一個有著俏麗黒短髮的小女娃就飄浮在他眼前,只有巴掌大而已,模樣煞是可愛。

「你……」

『你……?』

伊凡斯想要詢問眼前的小女娃是誰,但她只是歪歪頭順著他的話重複了一遍。看樣子小女娃不只會笑,還會講話。事實上只有巴掌大的女娃穿著和服還飄浮在空中就不是人類能辦到的事情,這一定是妖怪。他打能看見妖怪以來還沒看見過這麼可愛的妖怪,這不會是他召喚來的吧?

「你是被我召喚來的嗎?」

『你、是……是!』

為了回答伊凡斯的話,小女娃緩緩將話吐出口後便拼命的點頭,結果點得太用力竟然摔進河水裡!只有巴掌大的她怎麼可能抵擋得了湍急的河水,立馬就順著水流不知道飄多遠了,至少那是伊凡斯將自己的手砍下來綁在一起伸長也抅不到的距離。

「喂!堅持住!」眼看小女娃要被沖走,伊凡斯趕緊游泳追上去,在經過幾次抅不著之後終於讓他一把抓住她了,趕緊將早上吃下去的東西都消化成力量使勁的游回岸邊,最後終於是沒被河水給吞噬了。躺在河岸邊大口喘著氣,伊凡斯將手鬆開,小女娃順勢向一旁滾了幾圈才停下。

伊凡斯喘到沒法說半句話,只能眼看著小女娃遙搖晃晃的站起來,又顛顛簸簸的走向自己。接著倒在手掌上學他也大吐一口氣,然後甜甜的笑了。老天,怎麼有這麼可愛的妖怪!小女娃躺手掌躺夠了之後又爬到他身上蹭蹭,最後尋個舒服的位置竟然打算睡起覺來了。

「等、等等,別睡!」

小女娃聞言抬頭眨眼看看他,最後還是趴在他身上蹭蹭睡了。

「你……喜歡我?」

聽到這句話小女娃猛然抬起頭,漾開笑顏拼命的點著頭。

「好了、好了,等等又點進河裡了。既然喜歡我,願不願意做我的式神?」

『願、願……意!』

「太好了,你有名字嗎?」

『紅……紅!』

「看來你不太會說話呢,請多指教了,紅。」

從口袋裡拿出銀製的懷錶放到紅的身上,伊凡斯唸起契約咒,「吾用此物與汝訂定契約,此後汝將為吾所使,契約成立!」

『嘻……』紅將雙手撐在頰下笑咪咪的望著他,真是萌死人不償命。

「我是伊凡斯.希爾森,你可以叫我伊凡斯或是希爾。」

『伊、伊凡凡!伊凡凡!』

「小傢伙……好!你喜歡就好。回家吧!」



- End -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