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穆聿翎一如往常的起了個早,打算照平常那樣繞著整座城市跑一圈再去做格鬥技的訓練。

她一離開家走沒多久就看見頂著一頭熟悉的金髮出現的男人,他掛著一如既往的笑容看著她,走近之後就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她的臉上輕啄了一下。

「你、你……你幹什麼啊!」

面對他突如其來的舉動不知所措的穆聿翎只能反射性的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不再讓對方有機可趁,面對她這樣的反應伊凡斯只有輕輕一笑便用自己的雙手覆蓋在她的手上,湊近她的臉在她的唇上蓋上專屬的印記。

「早安……小聿。」

離開她的唇後這是伊凡斯對她說的第一句話,但這時的她可聽不進去任何的話,一張臉不斷的漲紅。當她試圖用雙手遮住自己的整張臉時,他覆蓋在她手上的手收緊將手拉下來牽著。

沒有東西可以遮住漲紅的一張臉,也沒有辦法可以逃離他灼熱的視線,穆聿翎只能將臉撇開不去看他,小小聲的說:「早安……」

伊凡斯看著眼前的她做出想像中的反應便微微一笑,儘管穆聿翎會有的反應他都能猜得到,但實際看到的時候還是覺得好可愛、可愛得不得了,跟以前一直板著一張臉沒有其他表情的她完全不一樣。

他只是看著她並牽著她的手沒再做其他的事情,只要能看見她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只要不再回到過去那般……不會的,他不會再讓一切變樣。

「我、我要去做訓練……」

用偷看的方式看伊凡斯,雖然穆聿翎試著將手抽回來但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旦只要被他抓住就逃不了了。

「今天是情人節哦,訓練明天再做,今天我是不會讓妳離開我的。」

穆聿翎看著伊凡斯微笑著說出這種半恐嚇的話嘴角默默抽了幾下,如果說以前的他只是煩人現在根本就是纏人。以前他還不會妨礙她所要做的事情,但現在只要他一時興起計畫什麼的都會被拋到九霄雲外。

見對方沒有反對,雖然反對也沒有用就是了,伊凡斯放開被他握住的雙手,改用單手扣住她的手。

「走吧。」

看著伊凡斯燦爛的笑容,儘管到現在還是認為自己沒有辦法觸碰這道陽光,但就算被傷到千瘡百孔她還是沒有辦法離開,就這樣吧……

「嗯。」



- 終わり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