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神社之後伊凡斯穿梭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眼神空蕩蕩的看著眼前的道路,像是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去一樣的迷惘著。父母牽著小孩來逛市場、哥哥拉著弟弟來買玩具、姐姐帶著妹妹來看髮飾,全都是幸福的氛圍,但伊凡斯卻與這些顯得格格不入。眼神定在一對兄妹身上,哥哥正拿著一支棒棒糖給妹妹,妹妹開心的拿著棒棒糖隨意揮舞,哥哥看著妹妹的模樣也掛起一個幸福的笑容。好熟悉的景象,好相似的笑容,一切是如此的美好,但這些都已經離他遠去。

穆聿翎的臉孔闖入伊凡斯的腦海中,將兄妹相視而笑的畫面完全蓋過,用力的拍擊自己的腦袋想要驅趕關於她的一切,但那些卻像是八爪章魚一樣,巴在他的腦海裡頭,怎樣甩、怎麼揮都無法消失。煩躁著這一切,伊凡斯邁開步伐往居住的那棟公寓奔去,到達公寓樓下之後往所住的那一層樓看一眼之後便拔腿衝上樓梯。卻在經過五樓的樓梯間時停頓了下腳步,往穆聿翎所住的的那間公寓看過去。發現自己又在注意著關於對方的一切,伊凡斯往自己臉上狠狠的揍一拳之後便轉身奔回自己的住處。

用力的關上門,伊凡斯貼在門板上急促的喘著氣,彷彿是要把所有的氧氣都一次吸光的大力呼吸著。好像沒有吸飽這口氣,下一秒他就會因為缺氧而死去。氣息漸漸平復之後他靠著門板滑坐至地上,愣愣的看著天花板上沒有點亮的日光燈。不知道坐了多久,等到太陽完全沒入黑暗之中,他也完全隱入夜色之中,他才起身走向窗檯邊。拿起窗檯上的相框,他靠著窗戶、藉著月光看著相片中的少女,一個帶著幸福微笑的少女。

用另一手輕輕滑過照片中少女的臉,伊凡斯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眼角緩緩的留下一行淚水。淚水越湧越兇潰堤似的不停往外流出,少女的臉在眼前漸漸的模糊,他已經看不到少女臉的輪廓,但手卻還是不斷撫摸著相片,像是這樣就能真正觸碰到少女。用雙手用力抓住相框,他低下頭想要止住淚水,這樣狼狽的模樣被她看到實在是太丟臉了,但是怎麼樣都無法止住淚水。將相框狠狠的抱入懷中,使勁的想要將它揉進身體裡,胸口很痛但他不想放開。

因為這是他僅有的一切了……

伊莉亞的相片,伊凡斯不停掛念著的妹妹唯一一張僅剩的相片,是他的寶物。痛哭過後他將相片放回窗檯邊,讓月光照著她的臉龐。靠在牆邊眼神空洞的看著黑暗,在痛哭的時候他腦海裡面想的只有伊莉亞,但是他現在腦海中卻滿滿都是穆聿翎的身影。伊凡斯也知道自己只是不停的在尋找著跟伊莉亞形似的女孩,跟對方交往、約會、周旋,像是照顧伊莉亞一樣的照顧那些女孩,感覺這樣就可以找回跟伊莉亞在一起時的幸福感覺,他只是無謂的重複做著這些事情。

並不是戀愛只是把對方當成妹妹,這些都被女孩們給發現了,重重的甩了伊凡斯一巴掌之後就揚長而去。於是他就不斷的尋找著下一個相似的女孩,無限的重複循環連他都已經不知道已經跟多少個女孩交往過了,又被打了多少個巴掌,惹哭了多少個女孩。他也知道這樣是在玩弄那些女孩們的感情,但他無法制止自己接近跟伊莉亞相像的女孩,把許多人也一起拖進痛苦的深淵。

他以為,穆聿翎也是一樣,被伊凡斯當成伊莉亞對待著。只是那天在山上的小屋內,他竟然想要吻她,他明明只是想把她當作伊莉亞一樣對待,為什麼他會想要這麼做?!難道,他對伊莉亞根本就不是單純的兄妹之情嗎?!太可怕了,自己竟然是個對妹妹抱有這種感情的人。是個十足十的變態,連他自己都接受不了的變態。不可以,他不可以對伊莉亞抱有這樣的感情,所以他不可以再接近穆聿翎,絕對不可以。

靠著牆壁伊凡斯不停的用後腦杓撞擊壁面,想要用疼痛驅趕對伊莉亞跟穆聿翎的思念。但儘管他已經不去想伊莉亞,穆聿翎的身影、表情、動作都一一清晰的浮現在腦海中。重重的往後撞擊牆壁,他想要藉此冷靜自己的頭腦,感覺後腦杓有什麼滾燙的液體沿著頸子流下,沒有去管它,跟穆聿翎有關的記憶還不斷的浮現。

「小聿……」



- 終わり -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