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到鏡子前,整整自己的領口,手腕上掛著一條鍊子,鍊墜有著一顆與伊凡斯的眼瞳一般翠綠的寶石。此時的寶石顏色黯淡,像是失去了光采般,與此同時,伊凡斯腰間的配劍劍柄上同樣的翠綠寶石,正閃耀著璀璨的餘暉。

伊凡斯身上穿著合身白色素面襯衫,搭配假兩件式的背心,底色是灰色,搭襯的顏色是淺咖啡色,下身穿著的是較背心色調淺色的褲子。確認自身的服裝沒有問題後,走到玄關穿上預先準備好的深色靴子。走出家門將門鎖好後,伊凡斯的唇邊帶上一絲笑容。

。 。 。 。 。

踏進拉門,傳入耳中的是兩個女人說話的聲音,無視這些伊凡斯怡然自得的漫步走向將下半身埋在暖桌裡嘴裡還喋喋不休的巫女--千羽晴明,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她。

「歡迎你,新人。」注意到伊凡斯的巫女,停止了與面前人的對話,向他打了聲招呼。雖然她這麼說著,不過看她一副慵懶的模樣總覺得挺不靠譜的。

巫女伸了下懶腰,總算離開了暖桌的走到他面前,打量著他,「……我是這裡,千羽神社的巫女,我叫做千羽晴明。在這個地方的大小事務都由我管理。」
在他很迷惑的想提出什麼前,在伊凡斯身旁剛才還在與巫女聊天看起來較為資深的女道士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現在別開口。

「沒有什麼會比實戰更快了,不論是修練還是明白你的程度。」晴明走向一排排看來老舊的抽屜櫃,一層一層拉出似乎在找些什麼。伊凡斯表面淡漠但抬眼好奇的去看巫女在找些什麼,發現裡頭都是一些紙張。不過距離太遠了,他無法清楚的看見那些紙張上頭寫了些什麼。

良久,巫女抽出了一張深褐色的牛皮紙,轉身遞給他,「去吧,這個任務很適合菜鳥的,根本就是為你們量身打造。」聽到晴明的話,他抬了抬眼便淡然接下牛皮紙。
「別說我欺負新人,你旁邊那個會跟你一起過去,這張委託上的妖魔只是個膽小鬼,除了很會逃已外沒什麼本領。不過、當它吃多了某些小動物之後,也許就不是這麼回事了。」晴明臉上的笑容令人發毛,收下了牛皮紙後,伊凡斯身旁的女道士苦笑了下,領著他離開巫女的房間。

。 。 。 。 。

「請盡速動身吧,晴明大人不太喜歡等待的。」神社門口,地位等同前輩的女道士開口,「如果有什麼問題儘管問我就好,在這場任務中我會協助你的,請多指教。」
「嗯。」拿著牛皮紙的手略微施加了力氣。終於……能夠實現了。

閉上眼,浮現眼前的是黑髮少女湛藍眼瞳中盈滿的淚以及眼中的絕望,與儘管他沒有親耳聽進,但卻還是看見她口中喃唸的痛苦。在他的記憶中,少女總是帶著笑容飄揚著長髮在前院裡快樂的轉著,好想再看到……她的笑容。

「接下來--」女道士一把勾住伊凡斯的左手,喚回他飄移的意識,「你叫什麼名字啊?新人帥哥。」
「伊凡斯.希爾森。」任由女道士拼命蹭著自己,他微笑回答並觀察著對方。棕色長髮與眼瞳,看這髮的色澤,想必她很注重自己的頭髮。將視線往下移,看到女道士若隱若現的事業線。哦,不錯呢。加深了笑容的伊凡斯又將視線移往對方裸露的大腿,紅色的布料襯出腿的白皙,真不錯。

「呀--笑起來超好看呢,伊凡斯。」女道士一把搶過他右手拿著的牛皮紙,略微看了幾眼後,「就由我來替你帶路吧,這可是特別待遇哦!」說著女道士又把胸前的圓潤往伊凡斯身上擠壓了一下。
「伊凡斯真是榮幸之至,請問前輩的芳名?」
「伊凡斯真可愛,哪有什麼芳名!」說著女道士就往他的背拍了一下,差點把伊凡斯拍得吐血,就算是女人力道也不能小看啊……「人家叫做佐藤玲奈子,叫人家玲奈子就好,不要叫人家前輩,都叫老了。」然後又是一下,這下伊凡斯都踉蹌了一步。

「那,玲奈子,我們走吧。」
「嗯?去哪?」
「……任務地點。」
「啊,對齁,這邊、這邊。」

玲奈子有點天然呢。

。 。 。 。 。

伊凡斯跟著玲奈子來到了比較偏遠的地帶,這附近盡是一些廢棄工廠及廢墟,這一帶的環境雜亂不堪、雜草叢生,簡直是昆蟲與妖魔的原生地,來這樣的地方還算是菜鳥等級的任務嗎?

在伊凡斯環顧四周的同時,玲奈子在水溝蓋上貼上了一張符,並開始念咒。伊凡斯好奇的湊過來看那張符上的文字,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伊凡斯馬上倒退好幾十步,撞上了一旁的電線杆。接著,「轟--」的一聲,水溝蓋被炸出了個洞,而且那洞還沒有超過水溝蓋的邊緣,爆炸力度控制得相當好。

「哈哈哈--,伊凡斯你有沒有必要退這麼遠啊?只是個小爆炸而已嘛。」
「……你要用火爆符也先提醒一下。」煙霧散去後,他便走回洞旁。
「放心啦,使用火爆符是我的專長,控制爆炸範圍根本是家常便飯。」伊凡斯看著玲奈子拍拍自己的豐滿的胸脯掛保證,無奈的笑笑便縱身跳下洞。
「欸,等等我啊,伊凡斯!」

。 。 。 。 。

水滴落的聲音蔓延整個下水道,傳入耳中帶給人一種涼颼颼的感覺。潮濕的環境讓伊凡斯略感不舒服,到底是什麼樣的妖魔會喜歡待在這種地方?

「唔,好冷。」玲奈子雙手抱臂來回摩擦著自己的身體想要取暖,但無奈周遭的冷空氣不斷向她襲去,不管怎麼搓,始終沒有暖幾分。
「你這一身……會冷是當然的。今天我剛好沒有穿著外衣,很抱歉。」伊凡斯無奈笑看著她的穿著,平口細肩帶的小可愛,還有短到都快看得見底褲的裙子,這個時間,這個季節,也難怪。
注意到他的視線,玲奈子報復似的瞪了他一眼,「倒是你,還穿白襯衫,很少看到初次任務的人穿得這麼整齊乾淨,就不怕弄髒嗎?」

「弄髒?怎麼會。」
「這麼有自信能夠乾淨俐落的解決掉妖魔?」看了眼伊凡斯腰間的配劍,「你是用劍的吧,砍殺妖魔的時候所噴出的血濺到你身上怎麼辦?」
「當純白的襯衫染上鮮紅的血液?嗯……那畫面真是沁人心脾吶。」伊凡斯的唇邊帶上了一抹笑。
「……沒想到你是這樣一個人啊,伊凡斯。」怪人。
「哪裡,不管身到何處,伊凡斯都會保持著一貫的風格。」
「……」看著伊凡斯滿臉的笑容,她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吱--」聽到聲響,伊凡斯從腰間將配劍取出,將來者斬成了兩半,然後將劍收回劍鞘,這些動作僅僅在一秒內完成。
「哇……」
「玲奈子,口水。」
「你好厲害呀,伊凡斯!」

將掉落在地上的塊狀物體踢翻了身,「是老鼠?」
「想想這老鼠也很可憐,吱了一聲而已,就被你砍成兩半。」說著她搖了搖頭。
「是有些可憐。」可能是我戒備過甚了吧。
「所以說……啊--」話說到一半,玲奈子驚慌的大叫並指著前方不遠處的黑影,「那……那邊?」
「你好歹是前輩吧……只不過是個黑影,這麼大驚小怪。」
「可、可是……你看!」
那團黑影從影子中走出,抖動的鬍鬚,潤滑的鼻子,兩顆凸出的牙齒,這……不是老鼠嗎?!

超大的老鼠啊!足足有人的兩、三倍大啊!

「我這輩子,最怕的就是老鼠了啊!」玲奈子說話的聲音都抖了起來。
「剛剛看你還游刃有餘的樣子呢,怎麼對手塊頭一變大就害怕了?」
「剛、剛剛那老鼠,就已經被你砍成兩半了嘛,是有什麼好怕的,可這邊這個還是活的啊!」
「嘖,這下可沒辦法一劍就解決他了。」

伊凡斯抽出劍擺出備戰姿勢,玲奈子雖然害怕也顫抖著手拿出幾張符咒準備隨時發動。
但是妖魔並沒有再進一步的行動,雙方僵持著,時間久到伊凡斯都不耐煩了,看著一旁的玲奈子,看樣子她的理智線已經快要被繃斷了,如果對方不打算動,只能由我方先動了!依玲奈子的狀態,就算出手也沒太大用處,恐懼這東西真是人內心最大的敵人。只好……哼哼。

「诶?」一陣輕盈,玲奈子感覺自己被一股力量給往前推,踉蹌了幾步後,抬起頭迎面就是妖魔兩顆濕潤的牙齒,「呀--!!!」尖叫聲迴盪在下水道,原本在玲奈子手中符紙已經掉落地面,她僵硬並顫抖著面對緩緩向她靠近的妖魔,在妖魔大吼一聲之後,她就昏了過去。

終於有所動作的妖魔,趁牠將所有注意力放在玲奈子身上的時候,「風之鳴動!」在一陣刀光劍影過後,原本吼叫著的妖魔變得一動也不動,接著妖魔的身子從中間開始往外翻,變成了好幾個肉塊。

伊凡斯從懷中掏出一朵花,花上綁著一張符咒,他將花放到妖魔的頭上,「藍色的薔薇,代表奇蹟。薔薇的花瓣,代表希望。希望你能脫離痛苦,擁抱著奇蹟去到你該去的地方。」他一劍連同妖魔的頭貫穿花的中心,「風之神,請將力量傾注於劍上,將一切都風化帶走,滅卻!」符咒化成灰燼,薔薇也散成一片片的花瓣。

伊凡斯看著妖魔的肉體慢慢的化為細塵消散在空中,「願你安詳。」

。 。 。 。 。

空曠的街道上只有伊凡斯一個人行走著,完成第一次任務的他,心中有著一種滿足,卻也有一種空虛感。滿足於自己終於有能力可以救贖那些靈魂,空虛於化為風塵的一切。

「唔……」昏睡在伊凡斯懷中的人悠悠轉醒,「這裡是哪……」感受到溫熱的體溫玲奈子向上一看,「伊凡斯!你、你這傢伙,剛剛肯定是故意推我的對不對!可惡!」她不停的捶打著伊凡斯的胸膛,雖然他在消滅妖魔的過程中沒有受到什麼傷,但是任務前兩掌,任務後幾拳,他已經快要內傷了。

「抱歉,玲奈子。因為再那樣堅持下去,恐怕你什麼都沒有做就昏過去了。」伊凡斯溫柔的笑著安撫躁動的人,當然她可沒那麼容易就被安撫。
「就算這樣也不用把我推入危險當中吧!!!你這惡魔!笑,你還笑!」
「因為被嚇昏的玲奈子很可愛,光是想就沒辦法忍住不笑。」
「你……」這個人絕對是惡魔!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惡魔!帶到這個新人我真的好衰啊……嗚嗚。


- 終わり -
 





Leave a Reply.